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委内瑞拉政府重申将退出美洲国家组织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郑雅乐

2017年7月30日,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。图为受阅的火箭军方队。(资料图片)新华社记者查春明/摄

多枚新型导弹直刺苍穹。王杰/摄

9月14日至16日,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第二次演练在天安门地区及长安街沿线举行。伴随着导弹战车隆隆的轰鸣声,火箭军装备方队缓缓驶过,高车巨剑、气势如虹。

查阅我国战略导弹部队历次阅兵的图片和视频可以发现,自1984年在天安门前首次亮相以来,“大国剑阵”次次阅兵都有新发展,导弹武器装备已经形成核常兼备、型号配套、射程衔接、打击效能多样的作战力量体系,导弹身材更小了、精度更高了、威力更强了、机动更快了,大国长剑展尽锋芒。

沐浴着和平的阳光,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在无数个神秘的导弹阵地上,火箭军官兵冲锋在练兵备战第一线,把“随时能战、准时发射、有效毁伤”作为核心标准,逼近装备极限、瞄准极致练兵,探索实战化训练的“东风剑法”,打造驾驭新型装备的“神剑驭手”,依靠创新科技砥砺“大国剑锋”,保证做到闻令出鞘,一剑封喉。

枕着敌情睡觉

周末本是难得的闲暇时光,但在被中央军委授予“导弹发射先锋营”荣誉称号的某旅发射一营,来到这里的人们会发现一道独特的“风景”:俱乐部“嗨歌”,音响只开到一半,官兵们看电影听音乐,全都只戴一个耳机。

这是为什么?疑惑未解,一阵刺耳的“战斗警报”打破营区的宁静,一场无预告应急拉动开始了。官兵们迅如捷豹、动若风发,驾车仗剑在茫茫夜色里打响“导弹战”。

“留一只耳朵,听集合号令。”营长潘少明解释说。

这是火箭军部队战备训练的常态。几十年来,一茬茬官兵在练兵备战实践中形成共识:戒备状态是部队实战化水平的“试金石”,军人就得常备不懈、苦练不怠,随时准备打仗!

过去,国之重器都是“庞然大物”,雄踞深山便能慑敌万里,“临战思维”显得并不迫切。20世纪90年代,战略导弹部队步入“核常兼备、双重威慑”时代,一批新型常规导弹部队组建之日便担当重任,在“超常规建设、加速度发展”中遂行军事行动任务,“天天抓准备、常年高戒备”标定进入火箭军战备训练的坐标系。

“枕着敌情睡觉,伴着长剑入眠。”走进火箭军部队,人们不禁会问,这种“箭在弦上,引而待发”的“临战姿态”从哪里来?答案,就写在座座导弹军营中。

火箭军依托信息系统“一网联千里”,建成多级一体的联合值班系统,探索建立循环滚动值班、常年备战机制,常态开展高戒备值班作战指挥、平战转换、快速反应、武器性能保持、应急处置等针对性训练,常态化开展以“检查抽查、应急拉动、工作督办、整改提升”为主要内容的“查拉督改”战备状态督察活动,“随时准备打仗”意识成为一种习惯,“箭在弦上”便是一种常态。

某基地围绕保持“随时能战”战备状态重拳纠治“和平病”,组织官兵围绕不思打仗的“和平幻想”、不练打仗的“形式主义”、不敢打仗的“骄娇二气”等展开讨论,拉单列表限期挂账销账,组织开展不打招呼应急拉动、夜间火力突击等课目训练,锤炼部队应急应战能力水平。

某导弹旅探索形成“四级”值班待战模式,建立完善三级岗位执勤防卫力量、三级联动应急处置力量,建立全天候预警监控值班机制,研究细化13种战备方案和12个应急处置预案,高戒备值班拉动、整旅全装拉动、防暴处突等“七个拉动”,随时闻令出征。

在大漠,在深山,在南国,在边陲,导弹军营中战车水满油足,长剑蓄势待发,时刻保持“临战姿态”,只待一声令下,官兵们便能随时遂行上级赋予的各种任务。

“仗剑行天疆”

前不久,辽东的张老汉千里迢迢赶到南方某导弹旅探望当连长的儿子,本想给他个惊喜,没想到去了才知道,几天前还在营区的儿子,此刻已在西北某地参加演习。

几年前,一组消息在网上引发热议:“导弹部队已经完成从‘山沟里的部队’到‘车轮子上的部队’的全面转型。”如今,火箭军部队常年转战大江南北,“仗剑行天疆”已成常态。

近年来,火箭军部队采取现代信息技术优化导弹操作程序,提高了导弹武器连续测试、快速机动、全天候发射等能力,为适应多区域机动作战提供了良好的技术支撑。高车长剑能够远程机动、驰骋九州,不仅凸显导弹重型装备从笨重到灵巧的变化,也折射出实战化训练从“固定发射”到“机动发射”、从“择机发射”到“随机发射”的发展变迁。

火箭军按照“核常兼备、全域慑战”的战略要求,把部队“赶”出营区、“逼”进荒野、“挺”上高原,在不同地域、不同气候条件下反复摔打锤炼部队全道路机动、全地域发射、全方位控制、全天候突击能力,针对暴露出的武器装备、战法训法、人员素质等方面的“短板”展开专攻精练,“精确打击、千里点穴”本领大幅跃升。

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是探索战备拉动的先行者,他们坚持“月装备拉动、季野外驻训、年合成训练”,机动距离从几十公里延伸到数千公里,作战地域从“家门口”覆盖到“全疆域”,穿林海、钻山谷、上高原、走戈壁,全域处处摆兵布阵,“战斗”随时都能打响。

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以往练兵的“独门秘籍”,如今已成为火箭军部队共同的“练兵法则”,官兵们不再满足驾车仗剑出去“跑”一圈,而是加入各种复杂“敌情”,常常是出门就被“敌人”一路追着撵着打。

某导弹旅官兵至今还记得,那年他们千里北上执行红蓝对抗任务,迎接他们的是猝不及防的“暴风骤雨”:战车刚出营门,几架无人机悄然掠过上空,空袭警报很快就拉响了;战车长剑还未从军列上卸载,站台外便响起了“敌特”袭扰的枪声;打仗进入关键时候,有线通信被破坏,无线通信遭干扰……

这就是打仗!

经过一次次的无预告拉动,火箭军部队不仅完善了战法,还形成了一套“动中抓、动中建、动中锤炼战斗力”的“数据库”——

从南国密林到西北高原,从白山黑水到广袤大漠,兵车所至,途中道路、桥梁、涵洞等数据信息早已烂熟于心,制订的上百种道路抢修、多路开进、战术迂回等机动方案,精确到点、具体到车、时限到分,指引导弹战车精准占领阵地,随时展开突击。

装备发展促进了远程机动,机动训练也提升了装备性能。训练中,官兵采集数万组数据精确分析导弹武器装备不同地域环境下参数、性能等变化,采取一系列改进调整措施,增强了武器装备在高温、低温、雨天、大风等各种环境下的“免疫力”和适应力,实现了“寒区可砺剑、热带能点兵”。

信息化蓝军逼着红军成长成熟

那一年,某导弹旅整装出征,奔赴千里之外展开红蓝对抗演练。山还在,岭更绿,“战场”依旧,可与蓝军一交手,这个旅的官兵就有点慌神。

对抗训练进入第一回合,“哨音”未响,蓝军就先下重手,招招“致命”,官兵仓促应战、疲于应付。第二回合的较量更加激烈,官兵正准备组织导弹发射,蓝军使出“连环杀”,电磁迷雾、核化袭击、人装受损、基本指挥所被毁等多种威胁交互一体、连贯实施。

这次对抗,一改以往“一战定胜负”的模式,采取“回合升级”方式,一次对抗“五次交手”,一个回合比一个回合艰苦、一个回合比一个回合复杂。

这还是当年那个热情的“老房东”吗?过去,只要有部队来驻训,某训练基地官兵总是敲锣打鼓相迎、备好营房候客,蓝军分队偶尔出点课目,也是“扔个发烟罐”造点声势。可现在变得“翻脸不认人”,刚进门就“使绊子”,一路追着撵着打,他们成了令不少官兵有所忌惮的“新对手”。

“角色虽是蓝军,当初打仗意识不强、对抗手段单一、设置背景简单,所以只能‘挠挠痒’。”聊起当年,某基地导调考评处处长丁国林一脸无奈,再说当下,他立马变得信心满满,“如今抽组侦察监视、精确打击、特战破袭等10多支专业力量组成‘合成蓝军’,用的都是‘连环计’,打的都是‘组合拳’。”

信息化蓝军的成长之路,也正是火箭军实战化训练的深化拓展之路,一支蓝军的变化见证火箭军这个战略军种实战能力的跃升。

近年来,火箭军所有常规导弹旅在开展架架排序、营营对抗、旅旅对抗的基础上,都经历过多轮红蓝对抗演练,高手与高手过招,强者与强者对弈,战场“磨刀石”反复淬炼锋芒毕露的“倚天剑”,演兵场上呈现出崭新的图景——蓝军逼真构设出“天上有卫星、空中有飞机、地面有敌特、电磁有干扰、战场有沾染、道桥有损坏、阵地有损伤、装备有故障、人员有减员”的战场环境,把距离遥远的“敌人”拉近了,作战方案中的“敌情”真实呈现,让红军部队处处受阻、吃尽苦头。

某导弹旅进场驻训50多天,蓝军重点实施空中与特种侦察、电子监测与干扰、远程精确打击等5类144个对抗行动,设置中止发射、兵力重组等3类195个导调课目,官兵在演练中梳理形成作战数据统计、案例汇编、任务绩效表等5项成果,红蓝双方在博弈拼杀中砥砺大国剑锋。

这支形神兼备的信息化蓝军,从小到大、由弱及强,让部队在与强敌交手中探寻破敌之策,练就胜战之法。随着一场场对抗演练不断升级,尝尽了苦头的红军也在历练中不断成熟,克敌制胜的应对招法越来越多。

科技创新擦亮“大国剑锋”

前不久,某旅官兵驾驭着数十吨重的导弹战车,在深山中快速转进。这种长达数十米的“巨无霸”,行进途中最怕遇到急弯直角,可他们却畅行无阻。原来,该旅已经拥有20多项革新成果的一级军士长夏建陆,牵头研发出的“公路运输车移位器”破解了难题。

无独有偶,某旅曾经因为训练弹数量不足,碰到大项任务就出现“有人训练、有人观战”的窘况。工程师廖飞鹏带着技术骨干,把床铺搬到装备库房,一次次测量计算,一回回推理论证,历时半年多终于研发出“某型仿真训练弹”和“瞄准适配器”,不仅实现了操作训练全部功能,还对远程控制、参数运算等进行了设计优化,为该旅探索整营突击、整旅突击的新训法战法奠定了扎实基础,成果被上级全面推广。

十九大报告强调:“树立科技是核心战斗力的思想。”火箭军作为一支高科技部队,提高战斗力,动力在创新,出路在创新,他们既有科研团队的创新攻关,也有普通官兵的群众性创新,但始终把演兵场作为检验科研创新成果的“考卷”,坚持“创新行不行、战场说了算”,催生出成百上千项沾满泥土味、冒着硝烟味的科研成果,“科研为战”助推大国长剑浴火飞天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初“纸壳作面板、草绳当电缆”的原始模拟,到如今研发出具有模拟操作、故障诊断、信息判读、训练考核等多种功能的信息化仿真装备,大到精密高端的武器装备,小到简单实用的训练器材,人人想创新、时时讲创新、处处有创新蔚然成风。

火箭军研究院研究员杨光松承担一项前沿课题研究,坚持依靠自主创新给项目“托底”。他带着科研团队转战大半个中国,苦战半年多,终于突破思维、材料、工艺等方面难题,掌握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关键技术,让创新成果与战场无缝对接,实现了独立知识产权。

在火箭军的“创新数据库”中,有很多像杨光松一样的科研人员,他们夙夜攻关,取得了众多处于科技前沿、填补国内空白的科研成果:“导弹自动化测试系统”使中国导弹测试技术一步跨入领先行列;建立“大型指挥自动化系统”,标志着火箭军“中军帐”日趋现代化;“战略导弹训练模拟系统”等系列成果,运用现代技术进行全武器系统训练模拟仿真。

士官迟洪亮为提高装备使用效率,自主研发出“汽车发动机气门导管安装器”“汽车发动机气门口单飞刀铰刀”“汽车燃油供给抢修装置”等成果,运用于训练实践发挥了很大作用,其中4项成果获得国家专利,迟洪亮被战友们亲切地称为“士兵发明家”。

某导弹旅装备3次换型,武器装备每发展一步,创新标准就提升一分。“某新型导弹模拟训练装备”实现从“模拟训练装备”到“仿真训练系统”,再到编写几十万行软件代码的第三代“数字化”训练弹,科研创新“三级跳”为提高部队战略能力发挥重要作用,成果两次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首页 - https://runnerhan.com